一战成婚:厉少,要抱抱正文卷第2226章危机,!

  言洛希去厉氏集团走马上任后,酒店那边的事情基本都交给顾浅打理,顾浅经过言洛希走前一个月的紧急训练,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。

  言洛希刚接手厉氏集团,事情非常多,她常常忙到十二点都下不了班,但不管她每天多晚下班,等她走出厉氏大楼,都会看见厉夜祈开车在外面等她。

  那一瞬间,她觉得自己再辛苦都值了。

  这天公司里出了一件非常紧急的事,是运输出国的一艘货轮遭遇台风沉了,货轮上的所有货物全都没有抢救回来。

  这艘货轮价值五个亿,里面包含了不少绝版藏品,是有钱也买不回来的东西。

  事故一出,厉氏集团的股价立即波动,国内已经收盘,但国外大盘却在一夕间打了个跌停板。不仅如此,国内媒体闻讯赶来,把厉氏集团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言洛希接连半个月都在加班,这件事情一出,她措手不及,听到媒体赶来围堵,她迅速联系公关部门,召开紧急会议。

  事故原因她来不及追究,她必须第一时间做出处理方案,将影响降到最低。

  会议室里,言洛希熬红了眼睛,她拼命让自己镇定,“说吧,你们想出方案来解决了么?”

  公关部门的职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像被吓丢魂的鹌鹑一样,谁也不敢率先开口说话。

  言洛希捏了捏鼻梁,她冷厉的目光扫过众人,“你们是危急公关,集团出了这么大的事,从事故消息出来到现在,你们一个方案都拿不出来?”

  公关部门的职员羞愧的垂下头,言洛希一拍桌子站起来,声音更加严厉,“看来我们每年花大价钱养着你们,只养出了一群废物,徐经理,你说说现在怎么处理?”

  徐经理嗫嚅着,“言总,我进厉氏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这么重大的事故,对不起,我们会尽快想出方案。”

  言洛希冷笑,她岂会听不出徐经理的言下之意,左不过就是把这次事故推到她身上,她道:“等你们想出方案,黄花菜都凉了,现在谁能拿出公关方案,谁就是下一个公关部门的经理。”

  其他人面面相觑,徐经理脸涨得红到发紫,言洛希这意思是要换掉他,他终于知道急了,“言总……”

  言洛希双手撑在桌子上,扫视了众人一眼,“没有人想得出解决方案么?”

  她话音未落,就看到坐在末尾的一个青年站起来,他不卑不亢道:“言总,我有一个解决方案。”

  “说!”

  那人迅速说了自己的计划,言洛希皱着眉头听完,才问他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青年报了自己的大名。

  言洛希点了点头,“陈经理,你马上去拟声明,并且回应媒体,这次事故的一切损失都由我们厉氏承担。”

  陈姓青年得到言洛希的肯定,他拿起东西步履沉稳的离开,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气得脸色铁青的徐经理一眼。

  解决了公关问题,言洛希刚回到办公室,她的座机就响起来,阿美打过来的,说股东们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了,他们脸色都不好,肯定会向她发难。

  言洛希挂了电话,头都快爆炸了。

  按理说最近不是台风季,货轮是不会遇上台风遭遇海难的,她没有理会股东们,她点开新闻看,看到货轮沉船的位置,再对照地图上的航线,她一边看一边沉思。

  从国内发出的货轮,途中会经过几个海峡,到达大洋彼岸,她来回看了好几遍,都没有看出端倪来,最终不得不放弃。

  言洛希揉着发胀的太阳穴,她听到外面的吵闹声,她皱眉起身,推开门,看到外面浩浩荡荡的站着十几个股东,她眉心微蹙,“怎么,诸位是打算来逼宫么?”

  言洛希目光落在打头阵的厉二叔身上,她进厉氏集团大半个月,厉二叔一直很消停,没有来找过她麻烦,她还特意查了一下他管的业务,正是运输部。

  思及此,她脑中忽然灵光闪过,但消失得太快,她一时之间没能抓住。

  因为她已经听到厉二叔开口了,很咄咄逼人的语气,“言洛希,集团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只出一个声明,你把我们集团的信誉往哪里放?”

  言洛希盯着厉二叔,“二叔,我记得您主管运输业务,货轮出了这么大的事,您不想着怎么解决,却纠集了股东们来我这里闹,您又是何居心?”

  厉二叔脸色微变,他本来想杀言洛希一个措手不及,他没想到言洛希反应这么快,“货轮发出去是你签的字,言洛希,你现在是想推卸责任?”

  言洛希握紧拳头,运输单确实是她签的,当时她还细问过这艘货轮价值五亿,还有不少孤版藏品,出发前有没有投保,当时厉二叔怎么说的?

  他一脸不屑,说:“我在这个位置干了这么多年,这些小事还需要你交代?”

  言洛希看着厉二叔,“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,各位要讨说法或是要追责,也等我先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好。”

  “呵呵,是等你找到替罪羊再说么?”韩祯祯嘲讽道。

  今天事故一出,她就煽动股东来闹,说言洛希是个不祥的女人,她一来公司,公司就出事,还损失惨重,让他们联合抵制她。

  言洛希眯眼瞧着韩祯祯,“韩小姐,虽然你有我们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,但你除了投票权,并没有权利干涉集团内部事宜,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连美容觉都舍不得睡,跑来这里挑弄事非的?”

  韩祯祯没想到言洛希如此伶牙俐齿,她说:“我有决策权,自然也有过问集团事务的权利,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向我们这些股东交代?”

  言洛希冷冷地看着她,“你真的想要交代就不该在这个时间添乱,各位,给我三天时间,处理完这件事的负面影响,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  股东们面面相觑,其中几人也不愿意再为难她,和稀泥一般劝阻了韩祯祯和厉二叔。

  韩祯祯离开前,她看着言洛希,讥笑道:“言洛希,我等着看你怎么处理这次的公关危机。”